• 威之群征文:陽光照耀下的美麗愿望樹



    陽光照耀下的美麗愿望樹
    我的自強人生路
    文/于茗

    一個一出生就被醫生診斷為要終生臥床、活不過十歲的腦癱女孩,在社會各界的關愛下,經過父母幾十年的辛苦養育,成為一名基層殘疾人工作者,還自學寫作,出版了一部自傳體小說《化蛹成蝶》,到現在結婚生子,有了自己幸福的歸宿,你信嗎?

    灰色的童年

    1982年6月30日,在盤錦市第二人民醫院產房,一名奇怪的女嬰降臨到了這個世界:她沒有正常嬰兒該有的啼哭,甚至連一點動靜也沒有。家人們原本因產婦產程過長而異常忐忑的心懸得更高了!一番搶救和檢查之后,醫生無奈的告訴他們,這名女嬰患有腦癱,估計一生都只能躺在床上。

    這個女孩就是我。雖然經搶救活了下來,但卻既不會動,又不會哭著要吃要喝,只是睜著雙眼一直不睡。見此情景,不少人都勸父母將我扔掉。出于血濃于水的親情,父母沒怎么猶豫就把我抱回了家,決定將我養大成人。

    聽說,剛出生時,由于小腦支配神經有問題,導致我連吞咽吸吮等這些生存的基本功能都沒有。由于沒有吮吸的刺激,加上心情受到打擊,母親產后一點母乳也沒有,所以我一生都沒嘗過母乳的滋味。你根本想像不到父母是怎樣喂我吃奶粉的。他們把我放在床上平躺著,在我脖上圍上毛巾,等我哭時嘴一張,就用小勺把奶水灌下去。每灌一勺,我就被嗆得大聲啼哭。等我再次張嘴哭時,緊跟著第二勺奶水又灌了下來……把尚在襁褓中的我嗆得緊閉小嘴,左右搖晃著腦袋躲閃母親送來的小勺,用鼻腔哭出的聲音,瞪大眼睛望著自己的親生父母,仿佛是在向他們發出抗議,又好像是在向上天尋求保護。就這樣,他們每天幾次心如刀割地一勺一勺喂我,總算讓我活了下來。

    歲月悠悠,時光卻并沒有因我們一家的苦難而調整它前進的步伐。到我3歲時,更多的毛病相繼顯現出來:不能翻身,不能坐,雙手只能攥拳頭,手指分不開,拿不住東西……去過全國各大醫院,所有的專家一致認為,這種病目前的醫學水平治不了,只能靠鍛煉來改善。

    萬般無奈之下,父母只能帶領我走上康復鍛煉的漫漫征程。父母首先幫我練習翻身,活動四肢,避免我的肌肉萎縮。最初父母抱起我,用被褥圍在四周讓我坐在床上,父母分坐我前后兩面,用兩雙寬厚有力的手臂來保護我。每當我身體搖搖欲墜時,他們就立即把我摟住。隨著訓練的持續進行,我坐的時間越來越長,直到終于能不用父母的支撐,自己獨立地坐著了。

    學會了坐,父母又教我練習站,這和坐的方法基本一樣,只是場地由床上改到了地上。而為了使我學會走路,父母把所有的業余時間都用在了我身上。他們把雙手放在我的腋下,攙扶著像面條般松軟的我一步一步向前挪動。就這樣,在父母的攙扶下,我走過春夏,走過秋冬,走出了人生最初的步伐。

    雖然我可以獨自邁步了,可是那是怎樣的姿勢呀?走起路來就像芭蕾舞演員在臺上表演一樣腳尖點地;且兩腳相互交錯,如時裝模特在T型臺上走的貓步;但身體前傾,左右搖擺又像一個雜技演員在走鋼絲,隨時都有倒下去的可能;也有人形容我走路如雞飛鳳舞似的向前滑行;但我說自己更像一棵被狂風摧殘過的細柳,頭重腳輕跟底淺,隨時都有被刮倒的可能。

    母親幫我鍛煉身體

    在幫我鍛煉身體的同時,父母也沒忘對我智力的開發。在扶我走路時,父親會給我講故事,唱兒歌;在我休息時,母親有空也會教我認字,給我講數學計算。

    命運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它為你關閉了一扇門,就會為你開啟另一扇窗。雖然我身患殘疾,可我的記憶力卻很強,母親教過的東西我都能牢牢的記住。就這樣,母親的輔導讓我在上小學之前就學會了不少語文和數學知識。

    我自己能讀書看報后,睡夢中經常就會出現這樣的場景:學校,教學樓,教室,還有老師的講課聲,學生們的朗朗書聲,它們有如天籟一般扣動我的心弦,校園展開巨大的臂膀迎接我,仿佛只要一邁入那神圣的知識殿堂,寂寞和孤獨就不會再糾纏我了。如果可以的話,我愿意一生都呆在這美麗的校園中,永遠都不離開她?墒俏乙粡膲糁行褋,那美好的一切就像水中之月,一觸即破。

    雖然那時學校就在我家后面,可是我只能眼巴巴地望著她,就是去不了。因為我連最起碼的寫字都不會。

    寫字對普通孩子來說比較簡單,一般學幾天就能歪歪扭扭地寫上幾個字來,可這對我來說卻是天大的難事。六七歲時,我的右手還形同虛設,連一個蘋果都拿不住,更不用說握筆寫字了。無奈,我只好用稍微靈活一些的左手寫字。一開始,左手也握不好筆,右手更不能幫忙,我只能把筆尖扎向胸部,以此來調整手到筆尖的距離。因此那時我穿過的衣服胸前都會留下一團深深的鉛筆印。等到終于能較好的握筆了,還有更大的困難橫亙在我前進的道路上。每次寫字時,我只能前胸緊貼在桌沿,用右手支撐著頭部,然后左手的拇指和食指牢牢地攥住筆,雙眼斜視著筆尖,牙齒緊咬嘴唇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用盡全身力量在紙上“刻”字,可小小的鉛筆還是不聽話地在拇指和食指之間上下不停地竄動著,我得花很長時間才能“刻”出一筆。

    我在簽售

    很久以后,我的左手終于能控制鉛筆寫出歪歪扭扭的“1”字了,全家人都為我高興。特別是母親,竟激動得流出了幸福的眼淚。那情形,仿佛是接到了名牌大學寄來的錄取通知書!看著全家人激動的神情,我更下定了學會寫字的決心。由于長時間地拿筆寫字,我左手食指起了一個個血泡,磨破之后手就鉆心地疼。讓我幾乎失去了信心,不想再寫下去了。每當這時,媽媽就會給我講張海迪和保爾的故事來激勵我。就這樣日復一日,字一遍一遍地寫,淚一滴一滴地流,手上的老繭掉了一層又一層……漸漸地,我寫的字終于能讓人認出來了。

    這以后,經過幾番波折,在我10歲那年,附近的學校終于接納了我。于是麻煩也就隨之而來,上下學得由母親接送,不能自己在學校上廁所,還有一些同學有意無意的欺負……但和那神圣的知識相比,這一切困難也就變得微不足道了。對我來說,文化知識有著無限的魅力,她能讓我忘記痛苦和悲傷,帶給我歡樂與微笑,在我眼前繪出了一個美麗的世界,那個世界里沒有悲傷與憂愁,只有繽紛的色彩和無盡的遐想。

    不過,在學習的道路上,仍然有許多困難阻礙我前進的步伐。因為寫字緩慢,跟不上老師的節奏,我只能把別人的筆記本借來,放學回家后再來“還清”在課堂上的“欠賬”,同時各科作業也不能落下。更要命的是我嘴里肆意流淌的口水,常常將好不容易快寫完的紙張浸濕,有時候半天的辛勞就此化為泡影,不得不撕掉重新寫起。所以別人一個小時就能寫完的作業,我用上三四個小時還不一定能完成。有時候父母和弟弟早已進入了夢鄉,可我卻還在那里做作業,唯有窗外天上的星星一閃一閃的望著我。

    付出總有回報,我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除了體育之外,小學六年,每門功課我都能拿到八九十分的高分。不過,升入初中以后,由于課程的增加,日益沉重的學業壓得我幾乎喘不過氣來。初二那年,一場重感冒的無情襲擊,讓我不得不含著眼淚告別心愛的校園,踏上自學的道路。就在自學的過程中,我對文學寫作產生了極大的興趣,于是我就有了一個更大的理想,用我手中的筆描繪這美好的世界,用那樸實的語言歌頌這人世間最質樸的真情,把我對生命的熱愛和感悟用文字寫出來。

    風雨之后見彩虹

    退學之后,父母為了方便我寫作,節衣縮食買了一臺電腦。不過,即便有了先進的電腦,我的寫作也沒方便到哪去,因為我雙手十指中只有左手食指能較靈活地敲擊鍵盤,其余的根本幫不上什么忙,一分鐘最快也只能打十幾個字,所以即使一篇千八百字的小文也要花上一兩個小時才能完成。

    隨著互聯網的普及,2003年夏天,父母也給我申請了寬帶網?梢哉f,網絡如同一雙隱形的翅膀,讓我的寫作如虎添翼。一方面,通過網絡,我可以把自己的所思所想發到網上,讓更多網友知道一個殘疾女子成長的心路歷程。我還曾用自己的經歷,成功勸導過幾欲輕生的花季少女,讓她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另一方面,我在網絡上得到了更多作家和寫手的指點和點評。正是吸取了他們為我提供的文學養分,我這棵幼小的愿望樹才能長得更加茁壯、更加茂盛。經過十年的不懈耕耘,我這棵愿望樹終于結出了許多美麗的果實:2008年,我成為了“江山文學網”首位簽約作者、“中國統一教育網”特聘我為勵志教育專家;2010年初,我加入了盤錦市作家協會。近年來,我的一些散文發表在《戰士文藝》、《遼河晚報》、《盤錦日報》、《紅海灘》、《福建省三明僑報》《潮州日報》、《陽江日報》等國內各大報刊上。2009年11月,我歷時七年完成的14萬字自傳體小說《化蛹成蝶》在“中國統一教育網”和“江山文學網”的出資幫助下,由吉林大學出版社出版發行。

    幾份耕耘幾份收獲,我在文學上所取得的小小成績得到了外界的認可。社區的工作人員在知道我堅持自學的經歷后,不僅多次到家里來看望我,免費為我提供報刊等學習資料,還聯系報社記者,采訪報道我們一家這些年的經歷,引起全國各大媒體包括中央電視臺的關注和報道。北京宣武醫院功能神經外科的李勇杰主任知道我的情況后還主動為我免費做了兩次手術,改善了我的身體狀況。

    2006年9月,在盤錦市殘聯的統一部署下,興隆臺區殘聯公開選聘社區殘聯專職委員,我順利的通過考核,成了新工街道熱電社區的一名殘聯專職委員。從此,我開始了面對面為殘疾朋友服務的工作,我也有了一份穩定的收入,減輕了父母的負擔。走上工作崗位后,我的生活變得更加充實。到社區上班之外,我還要經常走訪小區內各個殘疾人家庭,了解他們的生活、學習和工作情況,傾聽他們的各種實際困難,匯總填寫各種報表,把他們的需求和想法及時地匯報給上級殘聯,為行動不便的殘友爭取到輪椅、拐杖等輔具,協助生活困難的殘疾人家庭申請低保,讓他們感受到了來自黨和政府的關懷。此外,我還把我的小說《化蛹成蝶》送給幾位愛讀書的殘疾人朋友,鼓勵他們堅強的面對困境,自強自立。

    贈人玫瑰

    我從小就想為這個社會做貢獻,盡自己的一絲綿帛之力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在感受到來自社會各界的溫暖后,這個愿望變得更加強烈。又是網絡,幫我圓了這個夢,實現了我的人生價值。通過QQ聊天,我為那些處在迷茫中的人解開心結。使他們找到人生方向。小萓(化名)是我2004年在網上結識的一位網友,那時,她的母親剛剛去世,父親又要再婚,娶一個只比她大五歲的女性為妻,正在這時,她的男友又提出了與她分手。母親的去世,父親的再婚,男友的絕情,這三重打擊如三座巨山,壓得她一時無法喘息,使她萬念俱灰,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經過三個月的勸說,我終于使她找到了人生的希望,讓她好好地活了下來,F在的她是一名導游,帶著她的游客天南地北地游玩,生活得格外快樂。媛媛(化名)從小生活在一個沒有愛的家庭里,她的父親不但重男輕女,而且對她非打即罵。長時間遭到虐待的她對人生失去了信心,很小就退了學,并想走上絕路?吹轿业墓澞亢,她就在網上找到我,向我傾訴她的不幸世,我就把我以前因殘疾所受到的歧視說給她聽,還把我的未來托付給了她,以此打消她尋短見的打算。聽到我的訴說后,她覺得這世界還是有人關心她的,并認為自己身負重擔,有了用武之地,她答應我,一定要為了我好好活著,F在的她有了一份理想的工作,生活得比較順心。

    另外,通過網絡QQ聊天,我還經常與那些和我同病相憐的殘友一起切磋寫作技巧。內蒙古興安盟的王玉巖和遼寧丹東的劉云龍都是熱愛文學寫作的腦癱患者,他們都是通過電視報導認識我的,并通過網絡找到了我,讓我在寫作上給他們一些幫助?吹剿麄,我好像回到了幾年前,想到了自己初學寫作時的情景,那時的我是多么需要別人的指導呀,哪怕是指出一個病句,修改一個標點符號,提出一個建議,對我來說都是如獲至寶,讓我對其感激不盡,F在,他們也像當初的我需要人幫助,我怎么能忍心拒絕呢。雖然在寫作上我也只是一個初學者,但三年級的小學生在學習上幫助一年級的小學生應該沒什么問題吧,何況幫助他們我還可以溫故知新,溫習一下以前所學過的知識。抱著這樣的心態,我就和他們一起切磋寫作技巧,從最簡單的語法、修辭手法、成語釋義談起,也經常給他們的習作提提拙建,幫他們改改病句。在我四年的幫助下,王玉巖的多篇散文已發表在興安盟市的報刊和雜志上,取得了幾筆不多的稿費;劉云龍的多篇散文已在幾次征文活動中取得了不同的名次……看到他們所取得的成績,我比自己的文章被報刊采用、獲獎還激動呢。是網絡,讓我真正地體會到了助人為樂的真正含義

    千里姻緣E線牽

    德國詩人歌德曾在《少年維特的煩惱》中寫到:“哪個少年不鐘情,哪個少女不懷春”。十七八歲時,我很愛看瓊瑤的小說,會把自己想像成她作品中的女主角。于是心中就有了白馬王子的形象:他不一定帥氣,不一定有錢,但他一定要懂得浪漫,更重要的是他一定要真心愛我,一生一世都要對我好,永遠都不會離開我。但我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也許美滿的愛情只是我生命中遙不可及的奢侈品。

    不過,男大當婚女大當嫁,25歲以后,父母開始托親戚朋友幫忙給我介紹對象。他們希望我有個實實在在的歸宿——結婚生子,這樣百年之后才能安心地離去。而我卻仍然憧憬浪漫美好的愛情,對于他們的想法,我雖不以為然,但卻也不敢違逆。

    在父母的安排下,我有過幾次相親的經歷。對方有身體健全的農村大齡青年,也有輕度殘疾的小伙子。結果可想而知,不是他們沒看上我,就是我沒相中對方。如果是對方沒看上我,父母就不說什么;反之,憂心不已的父母有時也會埋怨我:“你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殘疾人,連吃飯都需要別人喂,有人肯要你,就是你的福份,哪有資格挑挑揀揀?”事后,善解人意的母親又會說:“我看他沒有多少文化,也不懂得欣賞你,你要真的跟了他,我還真舍不得呢!”

    所謂“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當我都對自己的美好憧憬不再報希望時,我的真命天子卻出現了!

    自從小說《化蛹成蝶》出版后,就陸續有人通過各種方式表示希望和我交往處對象,這其中就有我現在的愛人。

    我們是通過網絡相識的。最初,我并沒意識到他就是我生命中的另一半。做完骨科大手術不久的他,在一個殘疾人群里看到有人介紹我的書,就加了我QQ要郵購一本。之后他就常常找我聊天,說他也愛好寫作,但沒我那份執著和堅持,心中有許多故事和想法,卻始終沒能付諸文字,所以想向我請教。就這樣,我們開始在QQ上頻繁聊天。

    文學之外,我們也聊其他。一天,在得知我仍然單身后,他說如果可以,愿意照顧我一輩子——只是目前身體條件還不允許,說自己連一壺開水都不敢提。在他毫無保留的描述中,我對他有了較為全面的了解。我相信他的真心,但卻為我們倆能否獨立生活而擔心。無奈之下,我只能回絕了他,開始故意冷落他。但他卻說可以只做朋友,不談感情只聊其他。之后的每一天,只要我一上QQ,就能收到他的消息。我只好對他隱身,無論他發來什么消息,我都置之不理。他卻依然如故。一段時間后,我心里那座小小的冰山終于被他執著的熱情所融化,便與他繼續交流起來。

    隨著了解的深入,我更加肯定他是一個很好的人,有一顆善良的心。因此我對他的好感也越來越強烈,甚至都忘了最初的那份擔憂。我把和他的交往的事對母親說了,母親也擔心我們不能獨立生活,讓我與他斷了聯系。我于是一狠心把他從QQ好友里刪除,拉倒。一整天沒有他的消息,正沒落的時候,突然覺得剛加的好友就是他的馬甲!就這樣,我們相互刪了好幾次,說好不聯系了,卻終究抵不過內心的牽掛。此時,我才深深體會到愛情并不只有甜蜜的美好,還會有思念的煎熬。

    我清楚地記得,那段時間,每天一吃完早飯,我就打開電腦上網,希望馬上在QQ上看到他,與他聊天是我最開心的事;如果一天看不到他,我就感到渾身不自在,好像有一只頑皮的猴子在對我抓心抓肺。這期間,我又多次向母親訴說他的好,讓他來信表決心,請求母親讓我與他交往,但是母親仍不同意。

    于是我們約定,等到他身體恢復到能夠獨立照顧好我之后再來找我。不然,就算等到我們都老了,他也要來和我一起老去。

    后來,我把我的煩惱跟網上一位殘友大哥說了一下,那位大哥建議我讓他親自來我家一趟,見面了才能全面了解,是斷是續,干脆利落,不能這樣久拖不決。

    就這樣,他用了一天一夜的時間乘火車從千里之外的武漢來到盤錦。出于禮貌,我的父母熱情地接待了他,留他在家里住下。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和溝通,對他的身體狀況和恢復預期也有了全面的了解,發現他不多言不多語,也能做一些日常的家務。就這樣,我的父母終于被他的真誠所打動,接受了他。

    2010年10月3日,在那秋雨濛濛的日子里,我披著潔白的婚紗在他的攙扶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成為了他的妻子,在父母的幫襯下開始過起了我們的小日子。兩年后的2012年8月,經歷了十月懷胎的艱辛,我們愛情的結晶——健康可愛的兒子來到了人間。

    我作為一個一出生就被醫生斷定只能終身躺在床上的腦癱患者,在家人三十年如一日的呵護下,通過自身的努力,不僅掌握了一技之長,走上了工作崗位,還擁有了美滿的愛情和健康可愛的兒子。這些經歷,既是我本人自強自立的體現,更飽含了社會各界,包括各級政府和殘聯對殘疾人的關愛。因此,在這篇小文的最后,我想借用張海迪主席的那句話來結尾——

    我覺得能在祖國的大地上感受陽光的照耀是多么好!
    威之群征文:陽光照耀下的美麗愿望樹威之群征文:陽光照耀下的美麗愿望樹威之群征文:陽光照耀下的美麗愿望樹威之群征文:陽光照耀下的美麗愿望樹威之群征文:陽光照耀下的美麗愿望樹威之群征文:陽光照耀下的美麗愿望樹威之群征文:陽光照耀下的美麗愿望樹
    上海威之群機制品有限公司-網宣部[2016-11-19]
    轉載請注明來源于 上海威之群官方網站 http://www.chessgms.com
  • yellow视频在线观看,韩国直播视频在线观看,韩国女主播vip视频大全60,电动按摩棒木马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