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威之群征文:其實,愛一直都在

    其實,愛一直都在
    文/王小鳳



    我,一個普普通通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九零后。如果時間沒有遺憾沒有波瀾,也許我會像同齡人一樣,一切順其自然按部就班的完成學業結婚生子,擁有一個溫馨的小家。

    怎奈天有不測風云,一次意外徹底顛覆了我平淡的生活,無情的將我推入萬丈深淵。十九歲,美好的不能再美好的年紀…

    永遠忘不了那個陰霾的天,天下著小雪。和一些人一起玩,不知怎的回過神來的時候就已躺在血泊里,腿搭在肩上(這是后來聽干爸講的)。完全沒感覺到疼痛。當時各種哭聲夾雜,有個人喊著:這怎么辦這怎么辦?在120來了后,我堅持說先救旁邊那個小孩,人家說我最嚴重先救我,然后我就被抬上車,途中不停的口渴,醫護人員給了幾口水喝,不停的跟我講話,到了醫院說完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哪里人,解開手機密碼之后就不省人事了,剪衣服的聲音在回蕩著…這便是關于當時的所有記憶了!

    當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十幾天后了,映入眼簾的父親那滿含淚水的雙眼,嘴里不停的說著: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一直以來從沒覺得這個男人愛過我,幼年喪母我一直跟爺爺奶奶生活,覺得他對我的關心甚至還不如嬸子她們對我的多。

    重癥監護室里不允許時刻陪伴,但每天都有探望時間,就這樣沒到探望時間他就會去,問我感覺怎么樣?詢問醫護人員我的進食情況。四月的天還很冷,那是個風雨交加的夜,我掙扎著醒來讓醫護人員把被子送出去給他,我已經記不清護士是怎么回答我的了,敷衍說有地方睡不冷。后來才知道,父親蜷縮在過道抱著幾個暖水瓶抽了一夜的煙,第二天他雙眼布滿血絲的出現在我面前,拿給我一本書,那是一本德林假肢公司的書,我隨手翻了幾下就扔給父親,問他給我看這個干嘛,我又不需要。誰知他竟老淚縱橫的哭了起來,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父親轉身離開。后來是醫護人員告訴我,我的左腿不在了。當時沒有太激動的情緒,我還沒來得及去想那雙陪伴我十九年給我帶來無數榮譽的“原配零件”。我開始翻那本書,仔細的翻閱,發現好像即便如此還是可以奔跑的呢!

    探望時間到了,父親第一個跑進來,我拿著書笑著對父親說,我沒事即使少了條腿還有雙手還有聰明的頭腦,說著說著泣不成聲。父親也哭了,但是他相信我,畢竟從小我便是個品學兼優的孩子,學習生活上也從來沒讓他操心過半點…他含著淚不停的說想開就好想開就好。他聯系了我的朋友,怕我想不開,幾個姐妹有空就會給我打電話,那時候她們都在讀了高中,我們約好的考最好的高中,我們如愿以償的考上了最好的高中,而我卻先掉了隊,躺進了醫院,不得不承認這是我永遠的痛。

    每天巨額的醫院費使原本貧窮的家雪上加霜不堪重負,父親傾家蕩產四處借錢為我治療。

    檢查結果讓大家痛心疾首,右腿感染。一次清理之后徹底沒了知覺,沖洗不通,那夜疼痛充斥著大腦,我想到了死,也許死了大家就都解脫了,可惜連死的力氣都沒有。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現在想起依舊毛骨悚然。

    最后只得放棄,因為沒錢交費只能擱置,等湊錢做截肢手術。一次次的感染,到最后下達病危通知,我無法用語言形容父親當時的手足無措。打了不曉得多少求助熱線,到處尋找有效的抗生素。等到最后還是截肢。

    進手術室后我很平靜,因為知道很可能就解脫了。醫生在商量要從什么地方下手的時候,我對主治醫生要求高一點,省的再感染再受罪,主要是那個術后用的那個膜真的是好貴好貴。

    植皮、高燒不退、清皮、二次植皮、一次次一回回我已經記不清到底多少次。是父親的堅持才有了我的今天,其實,原來愛一直都在。大半年后回家休養,從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到稍微能自理,在假肢公司那些日子也是付出了不為人知的艱辛。中間的種種辛酸只有自己清楚,一貧如洗家徒四壁還欠下巨額外債。幾年來生活上是嬸子姑姑給予了最大的幫助與關懷。有空就會陪我聊聊天繡十字繡。陪我鍛煉。推我到十多里外去趕集等等。

    人說遇上事了才知道誰是真的對你好的人。能活到今天特別感謝父親給了第二次生命,感謝姑嬸無微不至的照顧。還要感謝經常來看望我的幾個姐妹朋友,是她們讓我知道即使我變得再不堪她們也一直都在,沒離沒棄!

    是她們讓我知道,其實,愛一直都在!



    他,一個85后退伍軍人,陽光開朗還有點兒帥氣的大男孩!退伍后本該找個健康的姑娘相濡以沫過平淡無奇的生活才是他的生活軌道。是命運?緣分?還是天意?居然讓這個陽光帥氣的孩子拜倒在我的“寶馬”下!

    我們

    就像書上說的,陽光正好,你穿了我喜歡的襯衫!

    一場說來就來的雨成就了一段美好的姻緣!

    那是七月的一天,我們第一次見面。陽光下,他清秀的臉龐,好看的格子襯衫。當然,天地良心我絕對沒有一絲一毫的非分之想。

    我們相識在網路,經了解他退伍不久,還是隔壁村的。我很少接觸不相識的人,得知是隔壁村的就同意了好友請求,記得當時他還唱歌給我聽,鬼哭狼嚎一樣唱《你的選擇》,有天他說他第二天回老家帶姥姥去看病,下午要到我家看我,說實話我是個非常傳統的姑娘,雖然住在村外但是還是很注意那些。不是同意 算不得朋友又是第一次見,我不知道怎么面對。最后還是經不住再三要求答應到離家不遠處新建的橋上去見一面。

    天氣還不錯,我先到的。他到了后說推我到橋下的輔路看看有沒有魚,就在看完打算回家的時候天下起了小雨,他把外套脫下來蓋在我頭上,夏天的雨,雨點大只好到橋下避避雨,他問我累不累,給我捏肩膀。

    晚上聊天的時候我隨口說了句他襯衫挺好看,忘記拍張照了。他說明早臨走前再到橋上讓我拍幾張。我權當開玩笑,誰知第二天一早就打電話說他在橋上了。

    說實話,我嚇得要死,怕家人說我?蛇是硬著頭皮去了。就當鍛煉身體。聊了會拍了幾張照片他要回家趕車回單位,我們又一次各回各家。

    晚上聊天的時候就不知不覺稀里糊涂的確定了戀愛關系。說實話,我從沒多想只當玩笑,第二天他把QQ密碼給我,說既然戀愛就給足安全感,從不瞎聊。

    我從沒想過他是認真的,直到有次他在上班之前大冬天早早起來不知道跑了多遠往我卡里打了一千塊,讓我買件暖和衣服。再到后來他悄悄拿了戶口本我們領了證。當然這些都是地下活動。后來事情曝光父母無論如何都不同意,他還是義無反顧的選擇了繼續走下去。

    我很理解一個母親含辛茹苦的養大兒子,只希望能娶個健康兒媳無奈卻遇上我這么個兒媳的憤怒與不甘。理解她的反對。如今我也已為人母,父母也已接受,雖然沒什么錢,但他說一定會給我一個婚禮。

    其實,錢多錢少幸福就好。希望繼續相親相愛。兒子健康成長。把愛延續下去!

    嗯!其實,愛一直都在!
    威之群征文:其實,愛一直都在威之群征文:其實,愛一直都在威之群征文:其實,愛一直都在威之群征文:其實,愛一直都在
    上海威之群機制品有限公司-網宣部[2016-11-17]
    轉載請注明來源于 上海威之群官方網站 http://www.chessgms.com
  • yellow视频在线观看,韩国直播视频在线观看,韩国女主播vip视频大全60,电动按摩棒木马调教